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医院概况 >>医院文化

医院概况

医院文化

三天经历两次抢救的“抓狂”日子——高压氧隔离筛查病区札记

字号: + -

今天是我参与高压氧隔离筛查病区工作的第三天,感觉套用一句广告词:“这酸爽,无法相信。”

工作至今,大大小小的危机状况经历了不少,从疫情开始到现在,隔离筛查病区的工作让我也积累了不少抢救方面的经验,但是,这几天的工作着实给我上了一课。

就在我上的第一个班上,正当我安排好楼上新收的孕妇,准备推往急诊手术室行剖宫产,抽完血,点上缩宫素,手续妥当,被手术室师傅平安推走,刚准备回护士站捋捋工作流程时,楼下的午夜夺命连环call就来了:“老师,您楼上忙吗?如果不忙,下来帮帮我。”我赶紧下楼,发现15床患者血氧75%,心率65次/分,血压75/35mmHg,下颌式呼吸,赶紧推抢救车,打电话,叫医生,等待值班医生穿防护服下来参与抢救之际,我跟配班的小伙伴尝试给患者开放第二条静脉通路,奈何患者血管条件太差,即便摘除手套及护目镜,依旧未能穿刺成功,这时医生来了,令人欣慰的是,医生说暂时没有开放第二通路的必要,一个小时的反复药物调节,患者总算平稳了下来,然后我就听见外边接班的小伙伴喊我们俩交班了,时间好快呀,不知不觉第一个班就这么结束了,好在患者平稳了,脱掉防护服的那一刻,我还在纳闷,人家出来刷手服都湿一大片,我那么热,怎么刷手服没湿呢?然后小伙伴拍拍我说,你那哪是没湿啊,你看看你那衣服有干的地方吗?

后来听说接我班的同事们也是这个遭遇,15床患者突然血压、血氧、心率突然降低,然后抢救给药后平稳,但患者还是没有坚持太久,当晚还是走了,对此我们都感到很遗憾。

转天再上班,我还没从15床患者离开这件事中缓过神的时候,接班的同事就告诉我,收了一个肺部感染的患者,危急值血糖27mmol/L,意识欠情,不排除酮症酸中毒,心梗待查,补液的前提下限速,家属依从性也不是很好,转病房的时候,多次发现她自己扶着患者下床去往洗手间,患者意识欠清,走路蹒跚,还补液,跌倒风险极高,无奈只能加强巡视,每次过去都会有点状况发生,凌晨3点复测血糖29.9mmol/L,通知医生,予患者调节胰岛素输液速度,暂观察,家属还想喂患者吃西瓜,喝粥,跟家属又做了一次糖尿病饮食的宣教,才让她放下手里的西瓜,就在与患者家属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交班时间到了,回到宿舍的我精疲力尽倒头睡,等我醒来时,发现领导在群里呼唤小伙伴回去加班参与抢救,当时我还在纳闷,他们抢救谁呢?后来才知道,就是这个“不听话”的14床,医护配合CPR50分钟,人还是走了,看见出来的小伙伴们跟水洗了似的,心里飘过无数心疼。

1.jpg

2.jpg

酷暑难耐,唯有护士站一台电扇在默默贡献着一点清凉,这个工作节奏着实让人很是“抓狂”,但是看到每天北京更新的患者都在减少的消息,今天更是呈现个位数的增长,我们都觉得自己的努力是值得的,我们都期待胜利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冯玲玲

2020年6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