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医院概况 >>医院文化

医院概况

医院文化

小萝卜头隔离筛查区“三进宫”的日子——高压氧科隔离筛查病房札记

字号: + -

嘿,还记得我吗?那个职业病隔离筛查病区里被爱包围的“小萝卜头”,对,就是我,我又又又进隔离筛查病区啦。

前前后后隔离筛查区进进出出已经三次了,而每次进入隔离筛查区的感觉都不太一样。第一次我是被爱包围的小萝卜头,老师们都在无微不至地保护我,冲在我前面,为我遮风挡雨,每天开开心心上班来,高高兴兴回家去;第二次进隔离筛查区是我可以自己独当一面,不给别人找麻烦,尽量去把事情想周到,充满干劲地去上班,坦坦荡荡回家来;而这一次,我尝试着去充当保护伞的角色,去保护低年资的小伙伴,去帮他们承担一些东西,楼下患者危重,我跟配班的小伙伴说:“别怕,有事电话叫我,我忙完了就下来找你。”抢救的时候,患者血压、血氧飞速下降,血管条件极差,第三次穿刺失败,家属不满意我们的扎针操作,值班医生会严肃地跟家属说:“这是我们科最能干的护士,患者的血管条件不太好,真不是护士操作的问题。您看看护士面屏上的汗,我们都在为老人做最大的努力,请您在门外耐心等待。”有医生的这些话语,流再多的汗,我都觉得值得。

跟前两次隔离筛查区工作不同的还有,这次所有隔离筛查区的工作人员都要服从领导安排,住进了集体宿舍,一进宿舍,我瞬间感觉回到了大学的日子,不同的是,舍管老师要比大学时的宿管大妈和蔼多了,为我们准备好了毛巾和拖鞋,预定好了三餐,还会每屋敲敲门,问我们饭菜可不可口,有没有什么其它需要,定时安排保洁师傅来打扫,当我们累了一天能吃上一口热乎乎的饭菜,心里很踏实。

2020年6月27日,原本是我婚礼的日子,一切都准备妥当,所有人都预备好了祝福,而我却不能出席,这已经是我们第二次推迟婚礼了,老公说:“没事,好饭不怕晚。”尽管他嘴上这么说,但我知道他也有委屈,还是很心疼他,于是在2020年6月27日0点我发了条信息:祝我们新婚快乐!怀着对老公的愧疚,我一度泪奔,只希望疫情早早结束,然后兑现我们环球旅行的诺言。

微信图片_20200628144427.jpg

微信图片_20200628144505.jpg


冯玲玲
2020年6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