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医院新闻

医院新闻

隔离病房记事--之抢救篇

发布时间:2020-02-21 浏览次数:
字号: + -

“嘀,嘀,嘀……”伴随着各种监护仪器的声音,穿戴整齐的我和小伙伴,接班完毕,今晚的夜班总结一下:患者都好重。

战“疫”打响。常规工作交接完毕,准备深入了解下每位患者,习惯性地看了一下监护仪上的数字。心率这么快,氧合也下来了!我迅速跑到病房,看见患者呼吸急促、烦躁。这是一个老人,一位心脏疾患的患者。“老常!老常!”我叫着患者的名字。透过护目镜,发现大量痰液从口中涌出,第一反应,吸痰!拉过吸痰器,准备好吸痰管,痰液被吸引出来,老人感觉好了一些,我加大了氧流量。“赶快叫医生!”我对同伴说。急性左心衰?脑海里浮现出这个疾病。吗啡3mg皮下注射……西地兰0.2mg静推……速尿20mg静推……不断地执行着医生的医嘱,是的,他出现了急性左心衰。心率,平稳,血压,平稳,血氧饱和度,平稳。此时,患者安静了下来,平稳……回到护士站,补记护理记录,患者转危为安,心情平复了一些,但是我认定,这个患者是我今晚的重点关注对象,基础病多,病情重,不稳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室颤!”我喊到。值班人员不约而同的向病房跑去,说是跑,可是穿着这一身防护服、靴套、鞋套,总感觉比平时慢了许多。我拍打着,大声叫着:“老常!”难道是我戴着口罩他听不到?我俯下身子,贴在老人耳旁:“老常!老常!”还是没反应。医生立即实施电除颤,充电、放电,“大家离床!”“直线,按压!”我早已在对侧准备好,立刻按压。因为穿着防护服,戴着N95口罩,按压时我喘不过气,似乎整个人变得不灵活,护目镜瞬间变得模糊不清。“换人,我没有力气了!”等在身旁的同伴替换了我,她和我一样,喘着粗气,没一会,告诉我,不行了,换我。感觉自己还没喘足气,继续按压,同时盯着除颤仪上面的心电示波,恢复自主心律。刚要放松,又来了,直线,继续,同伴配合遵医嘱给药……这时的我感觉防护服里面汗水往下滴,护目镜完全看不清,看不清同伴,看不清患者,看不清屏幕上的心电示波……一直按,一直按。“好了,恢复了!”我听到了指令,停止了按压,虽然我根本无法看到医生说的恢复了的自主心律。只觉得防护服里面的我湿淋淋的,自己已经不会正常地呼吸,只能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作为一名工作了将近17年的心内科护士,从未经历过“如此”的复苏过程。

如释重负。患者安静了,看着监护仪上面平稳的各项指标,突然觉得自己浑身发冷,湿冷的衣服紧贴着自己的身体,护目镜里的雾气凝集成了水滴,往下滴……“嘀,嘀,嘀” ……此时不是监护仪器的声音,而是汗水在往下滴。身上虽然凉凉的,但是心里热热的,死神再次低下了头,我们在病毒与死亡面前再次赢得了胜利!

s_image1.jpeg

心 脏 中 心

周 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