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医院新闻

新闻中心

医院新闻

我院一周内完成三台大血管手术

发布时间:2019-09-05 浏览次数:
字号: + -

今天一早(2019年9月5日),心外科副主任刘愚勇带领手术团队查房,检查了一周之内完成的三台大血管手术患者术后情况,看到三个主动脉夹层动脉瘤术后患者均病情平稳,康复迅速,感到十分高兴。

事情要从8月28日说起。这一天,60岁的张大妈被送进了手术室。她是一天前由河北霸州紧急送入了北京朝阳医院的急诊科。冠状动脉CT血管造影检查(CTA)显示主动脉夹层动脉瘤(Stanford A型。这是一种相当凶险、死亡率极高的疾病。而危险的是老人刚刚在一月前因冠心病在当地医院行冠状动脉支架植入术(PCI),近一月来持续服用两种抗血小板药物阿司匹林和氯吡格雷。

一方面患者病情急需做外科手术来挽救生命,另一方面,患者持续两种抗凝药物的使用,让术中大出血风险很高。这种情况对外科医生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梦魇。面对如此凶险、复杂的病情以及难度极大的手术,心外科选择了迎难而上。

刚刚由安贞医院调入我院的心外科副主任刘愚勇迅速组织力量,会同心外科主任苏丕雄讨论手术方案,协调急诊科、心外监护室、麻醉科、手术室及输血科等相关科室,积极而又细致充分地完善术前检查及术前准备。

2019心脏中心重症监护室刘愚勇安向光张希涛彥均 (30).JPG

但患者的病情还在急剧恶化,进入手术室时,氧合指数进行性下降。开胸后,大量的血性心包积液汹涌而出。刘愚勇率领刚组建的手术团队冷静平稳地开始了经典的“孙氏手术”。建立腋动脉、股动脉转流,开始体外循环。剪开破损不堪的主动脉,向冠状动脉灌注停跳液,心脏停跳。用人工血管替换升主动脉,对患者实施深低温,停循环。在降主动脉远端植入覆膜支架,人工血管替换主动脉弓,重建主动脉弓上无名、左颈总、左锁骨下动脉。手术复杂、艰难而又有条不紊地进行。全部血管重建完成,心脏顺利复跳,心包包裹内引流,停机并撤除体外循环,曙光终于呈现。经过反复而又耐心地止血,手术历时七个小时,终于成功结束。患者术后被转入心外重症监护室,前后经历了出血、心功能、低氧血症及急性肾功能不全等各种关卡,于9月1日脱离呼吸机拔出气管插管,各项指标趋于好转,病情转危为安。

正当心外科医护人员长舒了一口气的时候,9月2日凌晨4点,从内蒙古赤峰转入我院一名29岁的姑娘小徐。她有剧烈的胸痛伴随着不稳定的生命体征,CTA显示又是一例Stanfort A型主动脉夹层动脉瘤患者!这一次,更复杂的情况是,患者疑似有马凡氏综合征,小徐伴发有右冠状动脉窦完全撕脱、肌钙蛋白急剧升高、大面积心肌梗死。面对凶险的病情,巨大的困难,心外科依然没有退缩。还是刘愚勇,冷静地判断了病情,同大家一起缜密地制定了手术方案。

一组人员完成当天的常规搭桥手术,另一组人员以最快速度完善必要术前准备。在全院相关科室的通力配合下,患者于下午1点安全转运至手术间。

由于右冠窦完全撕脱,主动脉瓣关闭不全,手术方案变为Bentall手术+主动脉半弓置换。用人工带瓣管道替换主动脉瓣及升主动脉,重建左冠状动脉开口。患者右冠窦及右冠状动脉近端严重撕脱闭塞,手术团队取大隐静脉搭桥于无名动脉至右冠状动脉中段。用人工血管替换了大部分主动脉弓,保留弓上三分叉血管。又是七个小时的奋战,手术顺利完成。术后3小时患者清醒;术后8小时患者顺利脱机拔管,患者得救了。

心外科医护人员却没有放松下来,因为还有另一台主动脉夹层动脉瘤手术等待着他们。这次的患者是36岁的小王。他有明确的高血压家族史。二周前,因为剧烈的背痛和腹痛来我院急诊科就诊。CTA显示复杂主动脉夹层动脉瘤(Stanfort B型)。传统的治疗方式可以植入支架,但小王的降主动脉破口逆撕至主动脉弓,形成主动脉弓巨大血肿,支架锚定区极不稳定。虽然经过控制血压,病情稍微稳定,但复查CTA血肿毫无吸收。刘愚勇率领团队反复研究资料,为了显著改善小王未来的生活质量,毅然选择了“孙氏手术”。于是第二天,9月3日,疲惫尚未褪去,心外科医护人员又踏上征程。变异单发的椎动脉平添了手术的复杂。又是“孙氏手术”,又是深低温停循环,又是不厌其烦地止血,又是七个小时。小王术后4小时清醒,术后20小时脱机拔管。小王重获新生。

2019心脏中心重症监护室刘愚勇安向光张希涛彥均 (10).JPG

主动脉夹层动脉瘤是一种极为凶险的疾病,死亡率极高。手术复杂而艰难,术后并发症多。我院在一周内连续完成三例大血管手术,均获成功,翻开了我院心外科历史上崭新的一页。这一切,得益于医院发展外科、提升三四级手术占比的政策导向,得益于常务副院长张宏家引进的安贞医院大血管团队,使心外科技术力量急剧增强。

心外科正以此为契机,团结协作,努力奋斗,向着更宏伟的目标不断迈进。


心外科 张希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