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医院概况 >>医院文化

医院概况

医院文化

《绝处逢生:死神笼罩的指南之外》——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畅谈“我和我的祖国”主题宣讲比赛作品

字号: + -

编者按:为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全院营造深入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良好氛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弘扬“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职业精神,四月底,我院在全院范围内组织举办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畅谈“我和我的祖国”主题宣讲比赛。各在职党支部共推荐了28名选手参赛。选手们围绕“我和我的祖国”这一主题进行了精彩宣讲,他们声情并茂,用真挚的语言、生动的事例和朴实的感情将工作中的点点滴滴娓娓道来,从不同的角度诠释了医务工作者不忘初心、坚守使命,为人民群众生命健康保驾护航,为祖国繁荣昌盛增添光彩的医者形象。本期开始,我们将陆续为大家呈现本次比赛选手的宣讲作品,期待引起大家的共鸣。

066369272682464228283590459.JPG

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呼吸支部的李积凤,今天我宣讲的题目是“绝处逢生:死神笼罩的指南之外”。

在我们这样的国家重点学科工作,几乎每天都在面对急症、危重症和疑难杂症。但有时候,工作依然会面临巨大的挑战。比如,一个寻常的呼吸二线班,工作电话响起:“呼吸二线吗?我神外病房,我们某某床患者突发呼吸困难、氧合下降,请求急会诊”。挂断电话,一边走一边想“脑血管病的病人,估计又是痰堵了吧!”。到达病房后,情况比我想象得更严重:患者的生命体征都不平稳了。和神经科大夫一起查体后,初步考虑“急性肺栓塞可能性大,高危组”,尽快完善了检查,没错,跟预期判断一致,是肺栓塞,而且大块的血栓已经堵在了患者的肺动脉主干上,整个右肺几乎没有血流灌注了,左肺也有血栓堵着。患者非常重,需要马上溶栓!然而,问题来了,患者4天前刚刚发生脑出血,有溶栓的绝对禁忌症。怎么办?“不溶?显然不行,血栓还在继续脱落,再堵下去,患者必死无疑,而且很可能是瞬间的事。溶,也不行!4天的脑出血,可是溶栓的绝对禁忌症啊!溶栓很可能加重脑出血,患者也离死亡不远了”。治疗进入两难境地……再次翻阅指南,然而,无论是肺栓塞的指南还是脑出血的指南,都没有给予具体和详细的建议。指南没有给予支持,那就参考别人的经验吧!好在,我们查到了一个类似的病例。显然,作者也是经过了很多思考,决定放置下腔静脉滤器。因为滤器可以阻挡血栓的脱落。很遗憾,患者最后依然因为肺栓塞加重而死亡了。这个结局可以想象,因为滤器毕竟只能阻挡远端血栓的脱落,不能阻挡血栓的形成,也不能阻挡近端血栓的脱落。显然,别人的经验也给不了我们具体的方案。在医学指南不能覆盖的地方,这已经不单单是一个医学问题了。不治疗,等于坐以待毙,治疗,怎么治?除了专业上的困难,还有现实的压力。我们超出指南之外的治疗能否得到家属的理解、信任和支持?跟家属沟通时,家属就像个婴儿一样,全程一脸茫然,一会搓搓手,一会挠挠头,语无伦次得说着“大夫,得治……”,“我不知道,我听大夫的……”,“我同意,我签字……”但不管怎样,病人家属全程没有一句抱怨,从来没说“为什么我住着院,病人还加重了?”。而我们的内心,是这样的:觉得很艰难,但被人信任很幸福。我们决定,冒险一博!请示了国内肺血管病专家——我们的杨媛华主任,再次分析病情、复习药理知识、查文献,最终选择了介入下机械碎栓和取栓处理,没有用药,这样就为我们后续的治疗争取了一些时间。接下来,我们选择了普通肝素泵入的治疗方案,抗凝强度选在了预防和治疗之间。相当于,死神把两个方向的道都给我们堵死了,我们选择了走钢丝。小心翼翼地密切监测了一周后,我们给患者换上了相似剂量的低分子肝素,让患者回家继续治疗了。值得庆幸的是,三个月的治疗后,患者来复查,肺栓塞已经治愈,脑出血也吸收了。
这,就是我们日常工作中一个绝处逢生的案例。

但是,故事到此结束了吗?并没有!因为我们知道,所有的临床大夫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会很为难,所以我们把这样成功的病例拿到了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举办的病例比赛上分享,并顺利拿到了全国第一名,被国内专家称为“艺高人胆大”。这,还没有结束,我最近还把这个病例撰写成了一篇SCI论文,投稿了,准备发表出去,向国际同行分享我们的经验。如同我们的祖国,七十年来不断发展,为世界人民贡献更多力量一样。我们,中国的医生,也在为世界医学的发展贡献着中国智慧。

谢谢大家!